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三十八章:冰與火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三十八章:冰與火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1 23:24:15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抱緊了身體,剛纔她還覺得那上麵的水太熱了一些,可現在她卻寧願回到那水中。

她不怕熱,卻很怕冷,自從得到火陽訣的功力,她已經很久不知道冷為何物了,可來到這裡後,她第一次感覺到了讓人無法忍受的寒冷,就好像那種寒冷將會伴隨著她直到永遠。

她寧願抱著溫暖,哪怕那會把她焚燒,她也不願意在那寂靜無人的冷寒中,忍受那一種彷彿由自己的靈魂深處透出來的孤獨。

她嚇了一跳,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或許這就是葉琴涯這三百多年來所忍受的孤獨。

她開始有些理解葉琴涯,任何人經曆過這種孤獨,都會變得瘋狂。

她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琴漓陌道:“這裡是千年玄冰室,是用極陰極寒的玄冰打造的,若不是我們有火陽訣護體,早就寒氣侵體,血液結冰而亡了。”

淩汐池四下打量了一眼,冰室很大,卻很空曠,除卻中間一張散發著寒氣的青玉石台,便什麼也冇有了。

這裡看起來就像是一間墓室。

她走上前去看著那玉石台,伸出手在上麵細細的摩挲著,心想莫非這冰室是葉琴涯為靈邪準備的?

這時,她看到了石台的中間有兩個圓孔,手頓了一下,扭頭看著琴漓陌。

看著她詢問的眼神,琴漓陌笑笑:“汐汐,是不是很好奇這裡是乾嘛用的,你叫我一聲姐姐我就告訴你。”

淩汐池看著她不說話,眼神中帶著警告。

琴漓陌被她的眼神嚇了一跳,乾笑了兩聲,連連擺手道:“彆彆,你彆這樣看著我,我還真承受不起您老這樣的眼神,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說罷以後,她也走到石台前,手輕輕的撫摸著石台,說道:“汐汐,我雖不知道這裡有無啟族的祭壇,但根據我們琴家的祖訓,祖爺爺當年封印龍魂之後親手設下了幾道關卡,要取出龍魂,必須進藏龍窟,這裡便是進入藏龍窟的一道關卡。”

淩汐池以手抱胸,看著她問道:“那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們今天要是想拿到龍魂,那到底要經曆多少道關卡呢?”

琴漓陌狡黠的一笑,抬手衝她擺了擺,伸出了兩根手指:“不多不少,就兩道,汐汐,我背一首真言給你聽吧,輪迴煉獄,烈火焚心;浴火重生,始得真龍。”

“去去去……”淩汐池不耐煩的衝她揮了揮手,道:“說重點!”

琴漓陌嘿嘿的笑了起來,指著玉石台上麵那兩個圓孔道:“汐汐,你冇那麼笨吧,我以為你看到這兩個圓孔就知道這裡是用來乾什麼的了,結果你真是令我失望。”

淩汐池又仔細看了兩眼,這才發覺,那兩個圓孔的大小形狀剛好和淪回珠、靈心珠差不多。

琴漓陌抿唇一笑,將手中的兩顆珠子放了進去。

兩人耐心的等了一會兒,可那兩顆珠子居然半點反應也冇有,淩汐池愣了愣,又看向了琴漓陌。

琴漓陌無奈的搖了搖頭,彷彿又在罵她笨,慢悠悠的走到她身邊,說道:“汐汐,將兩顆珠子放進石台裡,再以真氣推動石台,石台與靈珠發生感應,玄冰門就會開啟。”

淩汐池看了琴漓陌一眼,明白她是什麼意思了,兩人各自退了一步,齊齊運功出掌。

兩道真氣擊在青玉台上,立即被玉石所吸,幾乎在那一瞬間,那塊青玉台散發出翠綠的熒光,強烈的光芒陡然在室中大綻,瞬間將整個冰室都染成了翠綠色。

耀眼的光芒照得人眼睛都睜不開,淩汐池閉上眼睛,側過了頭,儘量避免和那強光直接對視,可耳旁卻傳來“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冰室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緊接著,她感覺到自己擊在那青玉台上的勁力被一股大得出奇的力量一扯,整個人被扯得向前邁了一大步,睜眼一看便看見那個玉台已經由左往右開始轉動,一個模糊無比的巨大圖騰自玉台上麵升騰而起,剛開始隻是輕輕的旋轉,可慢慢的,那玉台越轉越快,轉到最後幾乎是飛旋了起來。

那個圖騰也越來越明顯,她訝異的張大了唇,那是輪迴之花的圖騰!

琴漓陌在一旁發出了一聲驚呼,“汐汐,這便是無啟族真正的輪迴之花嗎?”

淩汐池怔怔的看著那朵輪迴之花,她的身體像是與那個圖騰產生了感應,全身泛起了一層白色的光芒。

隻見輪迴之花由最開始的一個圓,演化到第二個,第三個,一個接一個的光輪環環相扣,每重複九次便成一個圖案,每一個圓環同時向外旋轉,立即又創造出一個相等的圖案出來,如環無端,循環不止,生生不息,就像無極,無邊際,無窮儘,無限,故而無終,而這種無限性似可追溯到萬事萬物的起源。

這便是輪迴之花,不以血氣生,不以**生,不以人意生,依道而生,故可壽比天地。

一股廣袤而渾厚的生命力頓時充盈著整間冰室。

玄冰室振動的頻率越來越盛,這時隻聽得哢嚓一聲,就像有什麼東西在急速旋轉的時候被卡住了,玄冰室的震動頻率緊跟著慢慢的小了下來,那轉動的青玉石轉動的速度也開始緩慢了下來。

直到石台完全停了下來,那散發著翠綠熒光的青玉石台光芒一黯,此時那個輪迴之花的圖騰已經覆蓋了整個玄冰室,兩股強大的勁力通過石台朝她們反噬過來。

淩汐池和琴漓陌對視了一眼,知道那是輪迴之花產生的威力,心中也不敢怠慢,連忙翻身躲過那兩股勁風。

“呯!”“嘩啦!”隨著身後傳來了兩聲巨大的聲響,兩人扭頭一看,便見她們躲過的勁風擊在了身後的冰牆上麵,那冰牆立即嘩啦的碎了一大片。

又是兩道刺眼的強光散發出來,淩汐池下意識的伸手擋了擋,這纔看見那兩束強光是從青玉石台中間的淪回珠和靈心珠散發出來的,兩顆珠子從青石台中飛了出去,直撞入那輪迴之花的圖騰中。

一紅一青兩道光芒直沖天際,將冰室分成了兩片不同的顏色,一邊紅如焰海,一邊碧若滄浪,稱得那個懸浮在半空中的圖騰古老無比也神秘無比。

淩汐池已經說不出話來,看著眼前的奇觀,內心深處被深深的震撼了,隻覺得在這浩瀚無邊的天地間,人實在是太過渺小。

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此時此刻,她突然冇有了勇氣,冇有戰勝葉琴涯的勇氣,更冇有了與命運抗爭的勇氣。

琴漓陌也無聲的張大了嘴唇,怔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兩顆靈珠在半空中盤旋,一道白芒自它們中間垂落,把玄冰室分成了兩邊,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再也無法融入到一起,哪怕它們隔得那樣那樣的近,僅僅隻是一線的距離。

垂直而下的白光像一片薄薄的利刃映在地麵上,“哢哢哢”幾聲輕微的聲音響起,地麵慢慢的裂開了一條口子。

冰室裡一陣地動山搖,隨著那裂口越裂越開,裂縫中瞬間闖入了一股炙熱的炎氣,那炎氣來得又凶又猛,滾滾熱浪撲麵而來,一股火舌猝不及防的從裂口中噴湧而出。

淩汐池被嚇得退後了一大步,一抬頭便見那兩顆靈珠化作兩道殘影,從那裂縫中飛了下去。

“汐汐,快!”琴漓陌叫了一聲,搶上前去,縱身從那裂口處跳下。

淩汐池衝到那裂口邊上,看著地底下麵滾滾的紅色氣浪,忍不住用手扇了扇,這樣跳下去,會不會被烤成烤肉啊!

琴漓陌的聲音從下麵傳了過來:“汐汐,你搞什麼!快點下來,你是不是不知道這下麵有多熱!”

淩汐池抿了抿嘴唇,從那道裂縫中跳了下去。

紅,火紅。

觸目全是耀眼的紅色,紅色的氣浪,紅色的石壁,紅色的空間,這裡彷彿是火的天地,似火又非火。

淩汐池剛一跳下去,就像被火海瞬間包圍,呼吸彷彿被蒸發掉了,空氣也彷彿被蒸發掉了,隻餘下永無止境的灼熱和燃燒,那熱由皮膚注入到了身體裡,心、肝、脾、胃彷彿都要燃燒起來。

這是什麼鬼地方!

“琴……”她剛張開嘴想問琴漓陌,一股滾燙的熱流便率先衝進了她的口中,舌頭都彷彿要燒起來,喉嚨被這熱氣一嗆,更是乾癢得難受,額頭上不停的被蒸出汗水,又瞬間被蒸發,看著前麵已經落在了地上仰頭看著她的琴漓陌,她有一種想一巴掌拍死她的衝動。

都怪她那該死的祖先葉琴涯。

琴漓陌好像也有些過意不去,她一落地,便嘿嘿的衝她笑了起來:“汐汐,不要生氣,越生氣越熱,其實我剛纔是想跟你說的,過了玄冰室就是焚心城,可是你不給我這個機會呀!”

淩汐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埋頭看著她們腳下那座彷彿已經被火燒紅的石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這這,這真要從這上麵走過去的話,她們這雙腳還在嗎?

她四下看了一眼這個除了紅色便再也冇有其它顏色的空間,這裡好像是一個岩洞,石橋的前後兩邊都是火紅色的岩石,石橋的左右兩側卻縈繞著一片火紅色的氣海。

氣海之下不知道多遠是一潭火紅色的岩漿,看那深度,那岩漿應該離她們所在的地方很遠,因為遠遠看去,隻能看到一大片濃濃的紅霧,隱隱的可以感覺到岩漿在滾滾流動,不過饒是這樣,這裡仍是熱得不得了,要是真掉進那岩漿裡,估計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兩顆靈珠落在了她們的頭頂上,靈心珠散發著蒼碧色的光芒,那碧色如水一般在她們身邊緩緩流淌,四周那炙熱的炎氣頓時好像被驅散了許多,一股清涼的感覺隨即傳來。

淩汐池抬眸看著那兩顆懸浮在半空中的靈珠,它們像是被一股力量牽引著,緩緩的在她們前方漂浮前進,彷彿在給她們引路一般。

一想到很快就要見到葉琴涯,她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這時已經走到石橋中間的琴漓陌忽然轉過頭看著她,說道:“汐汐,彆猶豫了,快過來。”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騰空躍起,腳尖在橋上點了幾下,朝石橋的對麵掠了過去,過了石橋,因為岩石層很厚的緣故,這一處並冇有石橋上那麼灼燙,兩顆靈珠往前漂浮了一會兒,停在一堵石壁前便不動了。

琴漓陌也停在那裡,怔怔的看著前方,眼神有些迷茫。

淩汐池見這裡除了厚厚的岩石壁,並冇有什麼路,便將疑惑的目光落在了琴漓陌的身上。

一接觸到她的眼神,琴漓陌退後一步,警戒的看著她:“汐汐,你這樣看著我,你想乾嘛?”

淩汐池嘿嘿的笑了兩聲,道:“不想乾嘛,隻是想問問你,這裡,好像冇有什麼路吧!該不會是,你要告訴我,根據你們琴家的祖訓,其實龍魂就在那底下的那片岩漿裡,我想要龍魂,必須要跳下去從那裡麵將龍魂給撈出來?”

她發誓,如果琴漓陌真敢那樣說的話,她就把她扔進岩漿裡麵去!

“當然不是了。”

琴漓陌的目光落在了石壁上,攥著拳頭朝前走了兩步,突然又退了回來,像隻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哀嚎了一聲:“汐汐,怎麼辦,我好緊張。”

淩汐池當然知道琴漓陌在緊張什麼,換作是她,現在要去見她活了幾百年的祖宗,她估計比琴漓陌還要緊張害怕。

她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她平時叫囂著自己不怕葉琴涯,可如今一看到他在這麼惡劣的地方都還活得好好的,一想到馬上要正麵對抗他了,她的心裡也直打鼓。

她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暗暗給自己打氣,既然都已經來到這裡了,再不濟也得硬著頭皮上啊。

她將目光落在了琴漓陌的身上,安慰道:“彆緊張啊,他是你祖宗嘛,又不是彆人,不會傷害你的,你看到他應該感覺到親切纔是。”

“你說得對,他是我祖宗我怕什麼。”琴漓陌拍了拍自己胸脯,鼓足了勇氣說道:“你看彆人的祖宗死了,後人給他燒柱香,他們在天上還要忙著保佑自己的後人呢,我祖宗都冇死,不是更應該庇佑我嗎?哪有祖宗欺負自己後人的道理。”

淩汐池看她閉上眼睛唸唸有詞的樣子,心裡頓時放鬆了一些,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琴漓陌一見她笑,也跟著笑了,轉過身指著崖壁上一道幾乎看不出來的裂縫道:“呐,汐汐你看,機關就在那裡,我現在就打開它。”

說話時,她的手一晃,一把金色的小弓出現在她的手中,她扭頭看了淩汐池一眼,表情瞬間嚴肅下來,口吻中帶著命令:“汐汐,把你的內力傳給我,藉由我的冥火箭打出去。”

淩汐池點了點頭,身形一旋,一掌印在她的背上,將自己的內力灌輸給她,緊接著,琴漓陌抬起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指力一繞,一股火紅色的氣流便縈繞在她的指尖。

隻見她引弓一射,那道氣流刷的一聲射出,在半空中幻化為一支巨大無比的火箭,灼目的火芒帶著勢不可擋的戾氣,彷彿可以焚化這世間的萬事萬物,熊熊的烈火在這狹小的空間中叫囂著,如鷹擊長空,噴湧著長長的火舌,朝那堵崖壁狠狠的衝了過去。

兩顆靈珠跟著那道烈火箭朝石壁飛了過去,隻聽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響起,那堵石壁開始朝兩邊移動,一道大門緩緩在她們麵前打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