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仙俠 > 縱目科技 > 第656章 獸潮

縱目科技 第656章 獸潮

作者:黃石翁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1 20:21:12 來源:言情API

物我兩忘的古鑠,眼前流動的儘是風之本源,那疾風鷹此時已經開始落在了下風,和江天曉對戰起來,更是不敢有絲毫保留。

這是生死戰。

敢保留實力,那就是死。

如此一來,他將自己的本命神通施展得淋漓儘致,甚至壓榨出超水平發揮,讓他對於自己的本命神通都有著挖掘,眼看著向著通玄境邁進。

這可是便宜了古鑠,在他的縱目中,一切儘顯,無數的玄妙大道在心間流淌,他漸漸地已經不侷限於沉浸在疾風鷹的本命神通之中,而是沉浸在整個天地之中。

天地之間每一絲風都如同小手一樣拂過他的心靈,讓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風之真諦。他身體周圍盤繞的氣息開始變得玄妙,變得深奧。

身旁的俞傾顏,江天曉和楊鳳初的臉色變了。他們距離古鑠太近了,感覺到古鑠消失了,明明眼睛看到古鑠就站在那裡,但是感知上那裡根本冇有古鑠,那裡隻是一團風。而且這風還在不斷地變幻。

一會兒微風,一會兒狂風,一會兒龍捲風……

猛然間,古鑠周圍的風消失了,不僅僅是消失,給他們的感覺,古鑠那裡彷彿靜止了。如同一幅畫,完全的靜態。

“呼……”

這靜止隻是不到一息,便又重新鮮活了起來。古鑠的周圍全都是風,古鑠就是風的中心,看似風力不大,但是那一絲絲風卻銳利異常,身旁的俞傾顏,江天曉和楊鳳初的體表透射出防禦護罩。但是那一絲絲銳利的風卻將他們的防禦護罩切割出一絲絲縫隙。這三個人臉色微變,正想飄身遠離,那風勢卻是一收,古鑠從領悟中甦醒。

江天曉那總是一副樂嗬嗬的表情變得肅然:“通玄境?”

“嗯!”古鑠欣然點頭:“冇有想到這次遠征東方,會有如此收穫。一切都值了。”

江天曉,楊鳳初和俞傾顏嘴角抽搐了一下,心裡是真的酸了。

如果讓他們能夠領悟通玄境,這次遠征自己也可以啥都不要。

通玄境啊!

自己都冇有領悟。

兩個人的對話被身後的修士聽得清楚,不由議論紛紛,而且迅速地擴散。

通玄境啊!

這百萬修士彆說是通玄境了,絕大部分連奧義境界都冇有達到,一雙雙或羨慕,或嫉妒,或敬佩的目光俱都彙聚在古鑠的背影上,便是山嶺上的兩個豪傑的死戰都吸引不了他們的目光。

大荒小隊的修士,此時恨不得上前擁抱古鑠,一個個自豪地昂著脖子,睥睨四方。

“這是我們的隊長!”

北雪靈激動得滿臉漲紅,聶小樓目光閃爍。

高空之中,人族兩個化神的目光垂落下來,眼中帶著驚異和羨慕。

“真是異軍突起的俊傑啊!我們兩個還冇有領悟通玄呢!”

第七道領上。

夜啼的目光越過重重空間,落在了古鑠的身上:“那個就是古鑠。”

赤炎臉色難看:“冇有想到竟然便宜了他。”

夜啼目光中泛著殺意:“他必須死,不能讓他再成長下去了,否則會成為我們妖族心腹大患!”

赤炎殺聲道:“他活不了,這裡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夜啼點頭道:“不錯,便是他領悟了通玄,也隻是出竅圓滿。擋不住我們百個出竅的圍殺。他必死無疑。”

“嗤嗤嗤……”

第五道嶺上傳出來切割**的聲音,還有血液噴射的聲音。那一道白光猛然收斂,顯現出楚雲愁的身影。那一團風散去,疾風鷹的屍體掉落山嶺之上。

楚雲愁專注戰鬥。

這不是廢話嘛!

那疾風鷹實力強悍,楚雲愁和疾風鷹戰了近一個時辰,這要是稍有疏忽,說不定就死在疾風鷹的爪下,生死攸關的事情,哪裡敢有半絲分心?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古鑠領悟通玄的事情。

此時終於殺死了強悍的疾風鷹,也學著前麵那些人,將背影對著嶺下人族,身形落在了山嶺之上,將右臂高高舉起,然後狠狠地握成了拳頭。

一息,兩息,三息……

楚雲愁的臉色變了。

怎麼回事?

怎麼冇有歡呼聲?

難道是我冇有像古鑠和俞傾顏那般瞬息之間殺死對手,人族修士對我失望了?

這特麼的能這樣比嗎?

這一關可是比一關強,疾風鷹比古鑠和俞傾顏的對手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這怎麼就不能給一點兒歡呼?

他高舉的手臂有些僵。

怎麼辦?

是舉著繼續等,還是放下來?

這……特麼的太尷尬了!

此時彆人都看著古鑠,包括俞傾顏,江天曉和楊鳳初,冇有注意山嶺上的楚雲愁。但是古鑠是一直關注的。這個時候,古鑠都替楚雲愁尷尬,知道每過一息,楚雲愁的尷尬都是成噸地增長。

我心善,我幫忙吧。

古鑠在百萬修士注視的目光中,振臂而呼:“楚雲愁!”

“啊?”

這一下,百萬修士才霍然抬頭,發現楚雲愁高舉著拳頭的背影。

這是殺死疾風鷹了?

贏了?

山嶺上,楚雲愁如何聽不出來那一聲歡呼是古鑠的聲音?

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行吧,不管是誰,有歡呼的就行。有人帶頭,應該山呼海嘯了吧?

“楚雲愁!”果然,歡呼聲山呼海嘯而來。

“楚雲愁!”

“楚雲愁!”

“…………”

楚雲愁終於放下了手臂,古鑠等人向著山嶺之上走去。俞傾顏,江天曉和楊鳳初紛紛道賀:

“恭喜!”

“乾得漂亮!”古鑠對著楚雲愁一晃拳頭。

楚雲愁嘴角抽搐了一下,這是當初他誇獎古鑠的話,被古鑠原封不動地送了回來。不過,方纔可是古鑠帶頭歡呼,所以還是對著古鑠擠出了一個笑臉。

一想到方纔,古鑠心中依舊覺得尷尬。最關鍵的是,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領悟通玄造成的,有點兒無法麵對楚雲愁,便率先舉步向著第六道嶺走去。

“走吧!”

俞傾顏依舊一臉高冷地立刻邁出了腳步,和古鑠並肩而行。江天曉和楊鳳初對視了一眼,也邁步而行,隻是兩個人心中都有些不安,等自己和大妖廝殺的時候,古鑠不會再鬨什麼幺蛾子吧?

那可就尷尬了。

楚雲愁一臉的蒙圈,他還想問問方纔是怎麼回事兒呢?

但是很明顯冇有人和他說,看著俞傾顏,江天曉和楊鳳初,這三個傢夥不會告訴他的。原本就是競爭對手。冇事的時候,都不憋好屁,這有事兒的時候,更是臭屁連連。

還是古鑠夠意思,方纔第一個為自己歡呼。

那就問問古鑠吧。

“古師弟!”

“啊?”

“方纔……那個……你懂的。”

古鑠心中暗道,我懂,我當然懂。但是這事兒……算了,實話實說吧。

“楚師兄,那個……方纔啊……我一不小心領悟了風之通玄境……所以,你懂的。”

“噗嗤……”楊鳳初笑出了聲,便是一向高冷的俞傾顏,臉上也現出了笑容。

“這……你媽……這算什麼事兒啊!”

楚雲愁明白了,這是自己的風頭給古鑠給蓋了。

原本以為你為我歡呼是一個好人,結果……

不對!

這不是蓋風頭的事兒,是古鑠領悟了通玄的事情。

“古師弟,你真的通玄了?”

“嗯!這還得多謝楚師兄。”

“不客氣……”

楚雲愁沉悶了下去,俞傾顏三個人臉上的笑容也淡去,變得沉悶。

通玄啊!

自己還是古鑠的對手嗎?

如果不是,那我們四個還算是四傑嗎?

第六道嶺下。

楊鳳初飛身而起,人還未到嶺上,便祭出了一盞燈。她準備拿出來自己最強底牌,迅速結束戰鬥,彆糾纏的時間長,那古鑠又鬨出什麼幺蛾子,讓自己尷尬。

那盞燈是一個火鳳形狀。發出了鳴叫,而且隨著鳴叫聲,從風嘴中噴射出無數的火焰,每一朵火焰都是一隻火鳳的模樣,每一隻火鳳都在發出鳴叫,如同火海一般,向著那個大妖淹冇而去。

戰鬥真的在瞬間結束,古鑠站在嶺下望著享受歡呼的楊鳳初,眼中現出驚異之色。

那盞燈……

那盞燈針對的是那個大妖,所以不管是鳴叫還是火海,古鑠都感受不到絲毫的威能。但是在他的觀察之下,那個大妖很明顯受到了鳳鳴的影響。

那是音功!

而且那火焰也十分強大,應該是南琉璃火。那盞燈也是一件上品法寶。

古鑠心思電轉。

自己在水火融合方麵,有著攻守兼備的兩儀劍。單屬性火的方麵自己有修煉神通火劍,而且也有著法寶赤劍。而水屬性方麵,防守有著水劍衣,但是攻擊冇有什麼神通。

那盞燈是個啟發。

如果自己將音功也融入到一種法寶中。

這得有好的材料,先煉製出法寶,然後還要有類似南琉璃火這種至寶。

等迴天盟去問問張師叔祖。

古鑠現在覺得自己的赤藍雙劍不香了。而且現在他也反應過來,自己的太極劍既可以融合太極釋放神通道法,也可以單獨釋放火屬性和水屬性道法,所以這赤藍雙劍多餘了,每天還浪費自己的靈識溫養。

等著抹去了靈識,送給自己兩個弟子。

心中一邊盤算著,一邊和眾人向著最後一道嶺行去。

第七道嶺。

江天曉讓古鑠大開眼界,時間神通讓對方十分狼狽,都冇有堅持到半刻鐘,就被江天曉斬殺。古鑠開啟縱目認真看,卻冇有半絲領悟。

真的是最神秘的神通之一。

古鑠都覺得自己冇有什麼相應的辦法,一旦和江天曉對上,隻能夠硬上。

地麵上一片寂靜,眾人抬頭望向高空。

那裡四個化神大佬在對峙。

一個妖族大佬凝聲道:“於凡海,見好就收吧。藍海潮以西歸你們人族。”

於凡海哈哈大笑道:“你想的倒美,難道你冇有聽說過斬草除根嗎?”

“好!”對麵的大妖向著後方飛退:“我等著你們。”

三日後。

人族修整之後,向著深處開拔,一連六日,冇有遭遇絲毫抵抗。

第七日。

百萬遠征修士陷入了苦戰。

這是一片平原。

此時已經成為了一個慘烈的戰場,偌大的一個平原如同一個巨大的絞肉場。無數的修士被海潮一般的獸潮包圍,獸潮如同海潮一般,一浪接著一浪向著人族修士撲擊而來。

這裡不愧是妖族的主場。

實際上,在妖族的疆域中,妖獸的數量要遠遠多於妖族。而妖族在等級上壓製妖獸,天生地就能夠驅動妖獸。所以,妖族修士把戰場定在了這一片平原上,平原之上無險可守,對於人族不利,但是對於驅趕妖獸的妖族卻有著十分的優勢。

在這片平原上,人族修士的對手是妖獸,每個人族此時心裡恨得牙都癢癢,因為他們根本就看不到妖族修士,入目之處儘是妖獸。妖族隻是遠遠地躲在後方,通過嘯聲驅趕妖獸,形成獸潮,發動對人族修士的攻擊。

這一戰,就會消耗大量的人族修士實力,會讓人族有著不小的傷亡。到人族修士和妖獸兩敗俱傷之後,妖族再發動全麵進攻。

也許人族遠征軍就是因此大敗。

此時,妖獸的嘯聲隆隆,不斷地有各種各樣的妖獸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

人族犯了戰略上的失誤。

在深入之初,便又像剛開始進入妖族領域那般,並冇有集中在一起。而是在越過了第七道嶺之後,各個狩獵隊又分開了。各自去尋找自己的資源和機緣。

然後在進入這一片遼闊的平原之後,開始遭受了獸潮。超級大的獸潮。而偏偏人族修士冇有彙聚成一股力量,而是分散成無數股力量。此時被獸潮分割,無數的修士在不斷地死亡。

高空之上。

人族兩個化神踏在白雲之上,遙遙地鎖定對麵兩個妖族化神。隻是雙方四個化神都冇有下場的念頭,他們負責的隻是對方化神。

古鑠率領著大荒小隊,組成了一個戰陣。如同一葉扁舟在汪洋大海中搖曳,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十九個組成了一個戰陣。

戰陣是人族修士必修的一項,人族單個實力通常不如妖族,戰陣是人族創造出來能夠以妖族相抗的方式。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