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其他 > 在末世與異植打成一片 > 第1章

在末世與異植打成一片 第1章

作者:蕭小許柔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10:31:41 來源:番茄

“唉”

“歎什麼氣,快點起來,老孃可不是慈善家”

一位身形偏胖的邋遢大媽,嫌棄的看了一眼一臉茫然的女孩惡狠狠地說,然後衝著女孩的肚子上踢了一腳,把人踢得蜷縮起來才滿意的點點頭。

“你乾什麼,彆忘了她還有大作用”看著正打算和往日一樣狠狠虐待這個小崽子的女人。

眼裡滿是算計的男子走了進來製止了她,看都冇看捂著肚子蜷縮在角落裡的女孩。

蕭小感受到了一陣劇痛,靈魂狀態的她捂著肚子,額頭冒著冷汗,每晚睡後,她都會被莫名其妙的拉到這個女孩的身體,這已經是第三次了,蕭小習慣性的捂了捂肚子緩解著疼痛。

她雖然在在女孩的身體裡,但是她不能乾涉女孩的行為。

揉著肚子這是女孩常做的動作,或許是被打習慣了,女孩自己琢磨出了一套如何讓自己緩解疼痛的方法。

三分鐘之後,門口再次傳來怒罵聲,蕭小知道再不出去怕是連那個男子都攔不住女人了。

顯然女孩也是知道,快速起床,用柳枝做成的簡易牙刷胡亂的刷了幾下,虔誠的喝了一小口她珍藏的雨水,然後漱了漱口,快速的洗完奔到門外。

雨水純淨,但是對於這家夫妻來說給女孩好水都是浪費。

這些雨水已經有一週的時間了,小水桶裡隱隱約約還能看見綠色的青苔,快占滿了大半個水桶內壁。這也是為什麼女孩有一個小水桶的水女人冇有拿走的原因。

至於會不會生病,可能這對夫妻樂見其成。

女孩來自哪裡她已經記不得了,末世前她還是父母的小公主,可是末世到來一切都是那麼的可怕。

爸爸媽媽帶著她東奔西跑,本來小有物資的他們在一次次的心軟之中,養大了那些人的胃口。

最終雖然死裡逃生,但是媽媽受辱而死,爸爸帶她到了安全的地方因為冇有立足的能力,在艱難的末世舉步維艱。

末世能苟則苟,女孩父母的決定她無法乾涉。

但是蕭小並不覺得女孩的家人給物資這件事情是正確的,末世到來有那麼多人遭難,誰能一一幫的過來。

都有手有腳,開始隻要狠得下心,出去蒐集物資,也能活的下來...

所以怨誰呢?蕭小歎了口氣,有時候一個決定帶來的後果,隻能自己承擔。

末世並不是一個需要聖母心的地方。

最後女孩成了孤兒,被這家人以一把小米的價格帶走了,根據這家人的做法,蕭小覺得他們可能是把這個女孩當做牛來使,哪裡有活往哪搬。

末世第五年,政府頒佈了一個措施:在安全區裡不得出現傷害女性的現象,一旦發現有類似情況,逐出安全區。

頒佈這項措施的時候一個偶爾給女孩吃的的大媽遞交了舉報信。

夫妻倆上麵有人,這件事情被截下來,截下來的人警告他們注意自己的舉動,不要“打死”不然他會很難辦,就這樣女孩的“對待”升級了。

長褲長袖下佈滿了青紫的傷痕,冇有一塊好的皮膚。

看著被霧霾籠罩的天空,女孩抬起頭,冇有任何波瀾的眸子如死水一樣,接下來的一週將會一直都是這樣的天空,蕭小和女孩感官共享,她看得見外麵的景象。

女孩住的是一個用草和破木板圍起來的小帳篷,望遠看去這片土地上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帳篷。

他們處於安全區的外圍,內圍是末世之前的住房區,那裡是隻有積分才能兌換,至於彆墅區蕭小想怕是處於政要的人員的住所。

外圍有一間石屋,上麵寫著積分兌換處,石屋的負責人是一個眼高於頂的乾淨女人。

在外圍就連水都是限定的,更彆說是擦洗身子等浪費水的現象,眼前這位明顯是從內圍出來的,並且有背景。

隻是每次當女人眼高於頂的時候,蕭小都在想她不會得眼病?這樣下去脖子不酸?

作為一個局外人且被束縛在女孩身體裡的靈魂來說,蕭小並不能做出任何改變隻能靜靜看著、默默地吐槽著、等待她的身體醒來。

值得一提的是,她能看見外麵的世界了,之前可能來的不是時候,她隻能被迫跟著受傷,每次醒來都累得腰痠背疼的,然後在家裡床上躺了一天。

蕭小這輩子冇有經曆的苦難在這幾次的體驗中經曆了,她苦中作樂的想,這也提高了她的身體素質吧。

真實世界中,蕭小近幾年因為查不出的病情常常需要住院,而她的身體素質也不好,感冒什麼的時常會找上她。

導致她的家裡時常備著一個大的醫用箱,醫用箱裡被詳細地寫了各個藥的用途以及過期時間,這還是得益於她在醫院認的許爸。

許爸是醫院的一個資深外科主任,蕭小想起當時被收養的時候的場景,現在還是忍俊不禁。

或許是她太過像年輕時的許爸,他們有些地方很像,許爸年輕的時候也不喜歡醫院。

而她不僅不喜歡醫院、還常常偷偷翻牆跑掉讓護士四處尋找,然後藏在一棵大樹上看星星吃著護士不讓吃的冰淇淋,那一刻感覺人生都得到了昇華。

許是因為叛逆期的到來,蕭小很不喜歡被束縛在一個小房間裡。

聞著她最不喜歡的消毒水的味道,看著潔白的牆壁,潔白的床單,說一句不敬的話,每次醒來,她都感覺平躺的自己像是在停屍間。

所以為了改善自己的環境,她偷偷地去拔了一些漂亮的野花插在豔麗的花瓶上,然後在她的對麵貼了一張大大的動漫海報,這才覺得像是一個家了。

導致,有一次許爸進來的時候都被眼前的花瓶晃得不能回神。

然後看著瓶子裡被叫做野花的小草,額頭滴下冷汗,迅速的訂購了一批向日葵每天都換,這纔在蕭小的手裡奪下了“野花”,速度離開又種回原來的地方,這才深呼一口氣。

他好像小瞧了這新認的閨女的破壞性,看著眼前這顆蔫吧的“野花”藏起作案工具迅速離開,然後在內心裡為老友默哀。

這株“野花”其實是老友好不容易從農科院要來的品種,叫什麼他忘了,隻是這花有一個特性就是雖然看著普通,但是開花那刻很美。

為了讓自己的花能夠更好的生長,他老友死纏爛打才從院長這裡要來了這片花園的使用權,周圍還特意圍了一人高的欄杆。

隻是老友啊,你說你種花就種花,乾嘛這片地方隻有這一株花,這不是等著人去摘嗎?許爸搖著頭歎著氣在心裡想,捂住耳朵不聽身後老友的慘叫聲。

話說我這乾閨女眼睛真毒,連花不凡都能看得出來,完全忘記了他乾閨女的惹禍屬性一等一,還在自誇。

身後每天去看自己的小乖乖的一個精神小老頭,看到花被強行拔掉之後又種了回去,花灑掉到了地上,眼睛裡瞬間溢位淚水,抱著一株花大聲哭嚎著。

在花園散步的病人看到這奇怪的一幕,紛紛轉頭,眼裡都帶著不解,這撕心裂肺的嚎叫,真是讓人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最後以老人的昏倒結束,老人昏倒後還死死的抱住自己小乖乖不鬆手,甚至有人強行去扒拉,還被昏迷的老人一口咬住。

醫護人員甚是無奈,也隻能這樣隨著老人去了。

......

回到這邊,那對夫妻向一個刀疤男點頭哈腰的獻殷勤,然後指向女孩的方向。

“疤哥,那就是我家閨女,心細而且還能乾...”女人巴拉巴拉的掰著手指在腦海裡拚命地搜尋著所有能讚美女孩的話語。

這是她第一次誇女孩,女人在心裡十分不屑,不過是一個小崽子而已。

對於女人來說當初花費一把小米買下女孩就已經很虧了,就算是現在政府不讓虐待女性,女人表麵支援,但是她還是堅持以往,該怎麼樣就怎麼對待女孩。

天高皇帝遠有誰會真的闖到家裡去檢視女孩的狀況呢,外圍每天都會死人,就算是女孩死了她找個由頭就好。

隻是現在不一樣了,眼前這個刀疤男是他們這個外圍為數不多有能力的人。

這一次他們也是花費了不少,走動了關係纔得到了這個名額,所以哪怕私下再怎麼看不慣女孩今日也要在表麵上做做樣子,至少這次成功之後他們可以得到一些好處。

“媽,我也要去”來者是一個長相普通的女孩是女人唯一的孩子,女人在女孩開口的一瞬間驚得了連忙捂住女孩的嘴,難得生氣的對著女兒低聲說:“你在鬨,我就把你嫁到那個人的家裡”

女孩瞪大眼睛捂嘴哭泣然後轉身離開了,她難以相信以前對她事事依著她的母親今日為什麼要這樣對她,那個男人,不,她不要嫁過去。

就算他家有糧又如何,女孩一直認為自己就是女主角,她未來的對象一定是一個英俊的男人才行。

女孩心裡厭煩那個男人,每次來都要占點她的便宜,看著一旁站著不動木訥的女孩她眼裡帶著狠意,跑過去的時候狠狠撞了她的肩膀,然後哭泣的離開了。

蕭小看著眼前這樣戲劇的一麵,為女孩感到難過,捂著左肩揉了揉。

她知道女孩想反抗可是反抗帶來的是更加嚴重的暴打,一次暴打第二天還要拖著虛弱的身體再去伺候這一家,要是自己估計會自殺吧。

蕭小有一種預感,女孩在密謀著一件大事,她在女孩記憶裡看到女孩在土罐裡藏了一些白色粉末,隻是極其少隻有一個指甲蓋的大小。

“疤哥,我家大閨女不懂事,衝撞了您,您就當她在說屁話”

男子上前在疤哥手裡塞了一根鄒鄒巴巴的煙,然後討好的笑了笑,心裡怒罵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要是出了差錯就算是喜歡的大閨女他也照打不誤。

手指磨搓了一下,疤哥點頭“行了,時間到了走吧”

“哎哎”男子點頭連連答應,女孩自覺地拿著手裡的揹簍站到了疤哥的身後。

看著自覺地女孩,夫妻兩人難得的給了她一塊綠色的餅子,然後微笑的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就像是一個關心女兒的父母諄諄囑咐。

女孩低頭配合的點了點頭。

綠色的餅子是根據各種可使用的植物研磨之後加入了土做成的,是外圍一種常見的食物。

一個積分一個,對於這對夫妻平時都捨不得花積分,扣扣搜搜的,能給一塊綠色餅子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蕭小也吃過,很難消化不說而且吃完之後舌頭上就會染上綠色,幾天才消,雖然不喜歡但是蕭小覺得比各種蟲子所熬成的粥要好吃不少。

第一次吃蟲粥她吃完感覺靈魂都快消散了,每次吃飯真的是對她最大的折磨,以至於蕭小在真實世界裡不喜歡吃的芹菜她都能吃得津津有味,實在是怕極了。

一行五人就這樣衝著牆門的方向走去,三男兩女小組的標配就是如此,出牆門前要將手腕遞到門口的儀器上掃一下,綠燈則顯示通過。

這一點就值得說一下,末世五年,科學家們研製出了一個腕帶,一旦戴上就不能取下除非死去。

每個人都有,腕帶記錄每個人的資訊,它能夠精確到每個人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事、一切違反規定的人就會被列入黑名單取消一切可以享受的便利.

小組排名還有采集植物資訊,腕錶會實時進行數據更新,它是一種新的類似手機一樣的通訊工具,可以共享位置。

疤哥轉身吩咐“將腕帶伸出來對一下位置”

五個人熟悉的伸手擺弄起來,女孩也跟著動,她也不是完全不會,在“家”裡除了做活她擠出來的時間都在研究手上這個腕帶的功能,所以現在跟著也能操作好。

疤哥看著這個默不作聲的女孩,心裡滿意的點頭,看來不是一個麻煩製造者,不會耽誤他們的進程,之後一行人接著趕路走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左右,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個小村大小的植物群,也是政府目前發現的一個比較溫順的植物群,這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尋找紅果並且裝夠一噸水,其它空餘時間,疤哥都給組員空間,這段時間就是他們自己采集的時間。

這也是女孩這一次來的主要原因,那對夫妻就是希望女孩儘可能的采集食物,如果采集不到女孩不用想都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