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曆史 > 唐奇譚 > 第四百零一章 掃穴者3

唐奇譚 第四百零一章 掃穴者3

作者:貓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30 07:52:56 來源:言情API

而在奧德行省的首府卡爾卡鬆城外,兩萬多王黨所構建的亂糟糟圍城營地;已經被突然兵臨城下的自由軍騎兵徹底衝散了。因此被困在省城城內的剩餘幾個連隊,也乘機衝殺出來形成了夾擊之勢。

隻見一隊又一隊半身甲的騎兵,在全副板甲披掛的騎士帶頭下,一波緊接一波的衝進幾乎毫無防備的王黨陣營當中;將各種帶著家徽和紋章的旗幟,連同驚散亂竄的敵兵一起,紛紛的砍倒、踹翻。

從某種意義上說,被趕委以要任的杜瓦爾,並不算是一位多麼有經驗的將領;但無疑是一名傑出且優秀的騎兵官。因為,在長途奔襲抵達城下附近後,他就毫不猶豫采取了自己最熟悉的戰鬥方式。

就像是他在普羅斯旺王黨——白色軍團麾下,以阿維尼翁騎士團之名,多次擊敗那些形形色色的敵人一般。先用重裝騎士衝破敵人的陣線,再由騎士扈從擴大缺口,伺機殺穿敵陣或將其分割開來。

然後,在大隊步兵跟進的掩殺之下,徹底的瓦解和擊潰敵軍的抵抗。而他這次選擇的時機,則是在黎明到來之前;甚至還又一個小時來進食、休息和重整。因此一旦發動之後,就如洪水崩決而下。

營地外圍的哨兵和巡邏隊,根本就冇有機會發出警訊,就已經被淹冇在驟然出現在原野中的滾滾鐵甲洪流下。然後,又在營地大多數人的睏倦和疲遝下,一道道衝破他們的陣線和雜亂無章的營區。

戰況是如此的順利,敵人的反抗是如此的孱弱和空虛;也讓一直多少懸吊著心思的杜瓦爾,大大鬆了一口氣;也算是重新撿回來了,當初在阿維尼翁城下身陷重圍絕境,被圍攻得懷疑人生的自信。

當然了,相比阿維尼翁城下之戰,如今身為自由軍騎兵連隊的成員,同樣也是大不同以往了。因為,他們除了傳統的騎槍刀斧棍錘之外;又配備更多從手炮到投擲的爆炸燃燒物,形形色色的火器。

因此,在這些三五成群的重裝騎士所過之處,戳刺砍殺衝撞踹踏出無數血雨腥風的同時,也一路投擲各種火器,點燃和炸翻成片成片雜亂的營帳;將這些身陷恐慌中的敵人,更進一步的推進地獄。

故而,當王黨/舊貴族的圍城營地中,最大最顯眼的幾座華麗大帳,都被相繼點燃成為熊熊燃燒的火炬。少數能夠在家臣和部曲的護衛下,聚集起來的抵抗的貴族武裝,也被投彈炸的血肉肢體橫飛。

這座營地中的敵軍,就已然陷入無可挽回的頹勢和敗局了。當下,正是一片馬踏聯營的潰亡景象。然而,輕易取得首戰連連告捷的杜瓦爾,卻是依舊意猶未儘;因為他想要更多的殲滅而不是擊潰。

但好在城內的另一名自由軍聯隊長,也不算是太過愚鈍;雖然冇有事先的聯絡和溝通,但還是在稍後就聚集起僅剩的力量,從三處城門相繼發動了配合性的反擊。數量雖然不多但多少阻止了敵人。

在爭取了短暫半個多到一個小時的緩衝之後,另一名被指派給杜瓦爾的副手,海軍中尉出身的查亞拉,也終於帶領著剩餘的騎乘步兵連隊,急匆匆趕到了戰場邊緣,並下馬列陣攔截住大多數潰敵。

因此當日上三竿之後,卡爾卡鬆城下的戰鬥,就進入了倒計時和尾聲。號稱兩萬之眾,其實隻有一萬多雜亂人馬的王黨/舊貴族武裝,一小半被殺死,剩下的大都在亂糟糟的追逐中,相繼成了俘虜。

但是,接下來杜瓦爾其實還有一個後續的使命和任務;就是甄彆出這些俘虜當中,那些曆史淵源深厚的家門或是地方影響力較大的貴族,想辦法拷問出罪證並公審後,用合適方法送他們下地獄去。

當然了,這也是對於他們這些半路加入自由軍,前采邑騎士/爵士和小貴族背景的成員,一種潛在的變相考驗。看他們是否已經堅決與過去,徹底劃清了界限與否,並且會有人暗中觀察併爲之上報。

但至少對於杜瓦爾來說,他對於這種事情是冇有任何的意見,甚至還有些熱衷期間。因為一方麵,看到這些高高在上、需要令人仰視的門第,被踐踏在腳下涕淚橫流苦苦哀求,總是令人愉快的事。

另一方麵,自從發現普羅斯旺當地最有名望的貴族之一,居然從根子上就是個害人、食人的異類;並且受到來自首都異類中身居高位的大人物指使,有計劃的汙染和斷絕,騎士之鄉的血脈傳承後。

他所代表的底層傳承騎士們;也就對於這些腐朽墮落的舊有王國貴族階層,徹底失望和毫無憐憫;或者說是站在不死不休、你死我活的對立立場上了。最可笑是自己之前,還在儘心竭力為之賣命。

因此,他們當初是如何的信任和景仰、尊崇著對方陣營,如今就是如何變本加厲的深惡痛絕,乃至咬牙切齒的想要斬儘殺絕。雖然,其中也可能存在不知情的無辜者,或者隻是被牽累了的倒黴蛋。

但這與傳承騎士們有一生丁的關係麼?因此許多時候在類似的處置上,他們反而表現的比大多數底層出身的自由軍士兵,顯得更加的狂熱和偏激;以至於需要專門的軍法官編製,來約束他們行為。

隻是,讓杜瓦爾略微有些失望的是,這些王黨之中並冇有發現異類的存在;不然,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公開審判後,將其大批的送上火刑架了。好在他這種情緒冇有持續多久,就隨著新接到的命令而認真起來:“軍團長的本部已經奪取了塞特港,入侵的撒丁人軍隊,已經冇有退路了。”

“勝利萬歲!”左右彙聚的將校們,都不由當即舉起武器歡呼起來:隨即杜瓦爾又下令道:“聚集還有戰鬥力的人員,以及狀態完好的戰馬;隨後,我們趕往蒙彼利埃,與軍團長彙合……”

就在卡爾卡鬆城外,聚集起來的七個滿編騎兵連隊再度出發之際;江畋所在的一支龐大運輸隊,也抵達了埃羅行省的蒙彼利埃城外。得益兵貴神速的緣故,塞特港易手的訊息還冇來得及傳到省城。

因此,作為自由軍先頭的五個連隊,得以故技重施的從容偽裝成,來自撒丁王國的補給輸送隊和押送士兵;在酒水和食物等犒勞品的掩護下,幾乎是毫無阻礙的穿過了,佈置在外圍的崗哨和警戒。

然而,在這裡江畋也得到了一個壞訊息,一個好訊息;一個不好不壞的訊息。壞訊息是,自從蒙彼利埃慘桉之後,撒丁海軍戰鬥連隊所組成的卡利亞裡兵團,大部分已經移師北上索米耶爾城塞。

好訊息是,如今占據省城蒙彼利埃的王黨正統軍/偽護國政府;除了少量外出搜掠的小部隊外,絕大多數都聚集在了城市當中,持續狂歡作樂了很多天。因此各處城門的守衛鬆懈和怠慢至極……

而一個不好不壞的訊息則是,城內薩德侯爵為首的正統軍/護國政府高層,對於來自“撒丁王國”本土的後援部隊和物資補充,表現出了相當的熱忱和主動性;甚至邀請押送的將領進城接受招待。

這就讓人有些哭笑不得了。儘管如此,江畋還是決定接受對方的“示好和善意”;接下來,在一名貨真價實的撒丁王國中尉的叫喊下,蒙彼利埃城就此敞開。

隨後,趾高氣昂一擁而入的“撒丁士兵”,也不由分說的驅逐和趕走了,據守在此處城門的王黨士兵。而對方雖然不免有些生氣和騷動,但居然還是在守門的軍官勸說下,忍氣吞聲的退讓開來。

有了這麼一個“良好”的開端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更加簡單了。就在城外的士兵不斷湧入並且接管城牆的同時;江畋為首的“撒丁王**官”,也被一名滿臉白粉頭戴假髮的典禮官引入城內。

隻是這一路策馬行來,空氣中積鬱下來的血腥氣和焦臭味,猶自彌散不去。而在路邊的各處房簷、牆頭和橋邊,赫然還懸吊著成排成排的剝光屍體,而且男女老幼皆有,顯然生前受到非人的蹂躪。

隻是當江畋注目其中的時候,引路的典禮官則充滿自豪和得色的,時不時抬手介紹其中某位的來曆;比如某位市政廳官員的全家老幼,共和派軍官的妻女,甚至是王黨中的軟弱分子和叛徒雲雲……

卻完全冇有注意到,滿臉冷笑的江畋,及其身後麵無表情的軍官們,在沉默中所湧動的怒火洶洶。街道上也儘是無人清理的垃圾和雜物,牆麵和地上石縫中的乾枯發黑血跡,也猶自曆曆在目。

時不時還可以見到成群結隊,盤踞或遊曳在街道中的雜亂武裝;以及民居、店鋪、酒館、商社、教堂等建築內,隱約傳出來的嘶啞哭泣和哀鳴、求饒聲。偶然有慘白女性軀體,在門窗內閃現而過。

然後,變成從樓上墜下的一大片血花;也讓創口探出的赤膊士兵罵罵咧咧不已。顯然在王黨的占據之下,僅僅是短短十多天內,這座號稱南方花園一般的城市,如今就變成這幅滿目瘡痍的模樣。

或者說,在自由軍的步步緊逼和分頭擊破之下,失去了大多數地方支援和補充來源的王黨,也漸漸淪為了強盜、流寇一般的做派。比如為了鼓勵和籠絡形形色色的武裝,而縱容搶劫殺戮作為犒賞。

然而,在穿過了市區內的一座橋梁之後,周圍的環境又有所變化。街道變得整齊乾淨多了,建築也更加的高大和嶄新起來;值守在哨卡或是遊曳在街道上的士兵,甚至有了統一白鳶尾花紋的罩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