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仙俠 > 酒劍四方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重開日,再少年

酒劍四方 第七百五十九章 重開日,再少年

作者:涼涼不加班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1 19:59:22 來源:言情API

果不出雲仲預料,同三師兄趙梓陽與那位李扶安一同下山的時節,吳霜不曾相送,隻是頭也冇抬聞聽雲仲上前言說,自個兒今日下山,略微點點頭,便再無動靜,壓根未曾挽留,也並未告誡甚言語,隻是點頭示意知曉,旋即又端起茶碗靜靜飲茶,目不斜視,更休要說相送數裡。

師徒之間最是知曉彼此的脾氣與心頭所想,故而兩人心照不宣,卻都是心安理得,雲仲下山,吳霜坐到山巔品茶,望向霧濛濛雲海,始終也冇多說一句話。

雲仲賭的乃是自家師父與自個兒一同前去大元,縱使是不願相助,身後跟著如此一位高手,總能令胥孟府略微忌憚些,最不濟溫瑜難以扭轉如今局勢,尚有保全之法。可吳霜也是相當熟悉自家這徒兒的心思,早早就猜出雲仲要使此等手段,故而不論雲仲如何言語,皆是巋然不動,至多不過點頭笑笑,任由後者囉嗦過近半個時辰,依舊沉得住氣。

事已至此,饒是雲仲麪皮再厚,再是裝傻充愣,亦是拿自家這位但凡認定死理就斷然不會改換心意的師父束手無策,到頭來隻得是接連躬身行禮有三,才默默轉過身去,同早已將行裝打點齊全的趙梓陽下山。後者也是深知吳霜的脾氣,故而連試也不曾試過,簡單同吳霜行禮拜彆,言明去處,就已是早早替雲仲將那頭雜毛馬匹牽到山門外,等雲仲軟磨硬泡罷後,一同外出。

也正是雲仲垂頭喪氣打算下山而去的時節,獨自立身山巔飲茶的吳霜終於是開口。

“下山時候,記得去瞧瞧顏賈清那人,如何都是將黃龍交與你的前輩,縱使不曉得那黃龍究竟是善物惡物,但也曾護過你小子的性命,得好生記著些,離去時同前輩知會一聲,乃是禮數,切莫不可忘。”

“至於為師究竟下山與否,前幾日你所做的那場幻夢,終究是你所顧慮憂心的,世上還有那等並無師門撐腰的修行人,如若是遇上禍事,又應當如何應對,這纔是應當想的事。”青衣劍客遞給雲仲一枚銅錢,臉上笑意和煦,替眼前的徒兒整理整理衣裳,翹起嘴角,“縱使覺得你們這些個南公山中的徒兒,依舊是年紀尚淺難以獨當一麵,昨日趁閒暇算了算,就連你這最小的徒兒,都已要買入及冠之年,霎時就很是感慨流年無情麵可講,既是年紀已漸長,自己的事,學著如何自己妥當決斷。”

吳霜現如今已很少同雲仲講甚大道理,眼下也是如此,寥寥數句話,就已是不再多言,衝麪皮氣度已遠遠勝過初上山來的雲仲,很是滿意拍拍後者腦門。

“下次回山,師父不想瞧見你小子走山門,最好是踏劍而來。”

雲仲張了張嘴,明明是曉得大抵破不得三境,卻如何都不知應當怎樣駁去師父的話頭普,隻好點點頭應下,再度行禮,緩緩離去。

下山山路上,三人並駕齊驅,卻並未加快馬兒腳步,趙梓陽百無聊賴,於是先行開口笑道,“依我看,師父纔是這山間最古怪的怪人,分明又時候壓根不煩請師父出手,卻是仍舊偏要出手,無異於殺雞用牛刀,但巴望著他出手的時辰,卻又無論如何都不願相助,大抵心頭定是有套自個兒為人處世的法子,而咱並未看得清楚,才總心生古怪滋味。”

依然一身白衣的雲仲冇顧著接話,而是聚精會神將一張圖卷展開,抽出隨身攜的毛筆來,由南公山畫過兩條線去,眉頭緊鎖。

“溫姑娘從山間走出,為求快大多是直走夏鬆紫昊,直直北上去往大元,但若是我三人要去往大元,最好還是由南漓而行,過夏鬆東紫昊東,而後再去往大元,纔是最為穩妥的法子,且大抵能避開大元許多眼線,神不知鬼不覺,趕在溫瑜還不曾踏入大元境內時攔將下來。”

趙梓陽詫異,勒住馬匹挑眉,“你小子想的不應當是前去大元同溫姑娘一起對付那胥孟府?”

雲仲搖頭,收起圖捲來,不再去看那一長一短兩條路,自顧苦笑道,“有時候人總是這樣,如若我打算孤身前去大元對付胥孟府,那斷然是可以大搖大擺不加掩蓋,任憑是誰人當眼線,亦是不會有半點畏懼,但換成是溫瑜前去,心頭總是不安寧,生怕被胥孟府算計,莫說是性命有失,即便負創遭難,想來就是心頭惴惴難安。”

“師兄也有意中人,如若是兩情相悅許久,而今明知是有去無回,或是為人所害,想來也鐵定是心頭不甚安穩。”

雲仲卻搶趙梓陽一步將這番話說出口來,故後者揶揄言語,還冇等說出口來就已是被壓回喉中,支支吾吾半晌,還是將手頭馬鞭賭氣似甩將起來,憤憤應了一聲,“說不過你,但師兄卻也曉得,要是擱在心尖上的人兒遇上厄難,縱使搭上條性命也得將無數風刀霜劍擋住,你雲仲能說出這番話來,就已是立在不敗,算老子認栽。”旋即朝一旁不明所以的李扶安招呼一聲,飛馬下山,瞬息間狂奔而去。

但雲仲並冇有流露出丁點如釋重負的神情來,雖是同樣策馬狂奔下山,心頭所想,卻皆是那兩條長短不一的長線,蹙眉再蹙眉,到頭來竟是五指攥緊,雙唇狠狠抿起,毫無血色。

雲仲憂心也並非全無道理,乃是因那條瞧來極短極直的路,同那條先入南漓再北行走大元的路途,足足短過大半,哪怕是算上溫瑜路上耽擱過幾日,如想趕上溫瑜腳步,恐怕就已是極難的一件事,更何況前去南漓路途多險,且因乃是頤章中人,大抵還要受多番盤查,等到前去大元的時節,恐怕要耽擱足足近月光景,饒是這雜毛馬兒來曆神妙非常,且腳力奇強,亦是難說究竟能否跟上步伐。再者說來,溫瑜當初前來南公山上的時節,就已是半路被襲殺數度,而今雖是胥孟府忙於大元境內興風作浪,可留有的後手,隻怕比當年還要險惡些,縱使是溫瑜心性城府極高,連雲仲時有敬服,但孤身一人應對,如何都是捉襟見肘。

畢竟三境就是三境,四境就是四境,旁人舉山嶽來壓,既無搬山力道,又如何去硬接。

所以還不曾下山,雲仲已是憂心急迫,眉頭深深皺起,以往平滑額頭之上,川字似是刻到額心,許久也不得消除。

心念焦躁錯雜,隨之而來的則是丹田當中那團連吳霜都不曾去根的流火升騰,猶如是位得道武人,刹那朝丹田四周出拳,聲如擂鼓霹靂,彎弓炸響,僅是不過兩三息功夫,就已是要由打丹田當中噴薄而出,湧入四肢之中,卻被雲仲咬牙狠狠壓住,無數內氣將丹田周遭裹滿,任由那火氣似是生出靈智來,左衝右突,如何都奈何不得。

而白衣劍客隻是咬緊牙關,策馬下山。

直到在山腳下被一位穿長布衣的先生攔下,三人纔是拽住韁繩,皆是朝那位先生抱拳行禮。且不說這位顏先生輩分如何,起碼是身在南公山久居,當初五絕中兩位攜手而來,也是這位先生曾施展神通手段,替山上人攔下過一手山濤戎的神通,故而即便趙梓陽平素並不待見讀書人,見是顏賈清前來攔路,亦是翻身下馬,朝眼前素衣,衣襬染泥的先生施禮,朝眉頭深蹙的雲仲努嘴,相當上道拽起李扶安袖口,靜靜去一旁等候。

今日天突然有些許涼爽,分明未過三伏,難得竟有秋意。

顏先生並未多說什麼,言說正好是學堂當中學子自行誦讀文章,又聽吳霜說今日兩位徒兒遠行,恰好前來看看。

不過顏賈清此番一反常態,卻是誇獎起雲仲來,說當年自己也有那麼位一見鐘情,很是傾心的女子,可惜當年並無黃龍傍身,既無家世也無銀錢,更不曾有什麼修行的天資,到頭唯獨能遠遠觀瞧那女子遠嫁彆處,獨自神傷許久。

顏先生還說,這幾年總覺得雲仲渾身暮氣極深,但既然並無甚差錯,總也不好自行提及,無論如何也是吳霜的弟子,輪不到自個兒逾越本分,屢次三番說教,就連今日特地在山下等候,為的也不是說教,反而是欣慰更多些,欣慰的是雲仲不曾選同自己一般的老路,非要計算個得失能否,再去想起的時候,早已晚了太多,那位魂牽夢縈的女子,終究已是遠走。而眼下雲仲所行的事,的確是令自個兒很是刮目相看,到底是將渾身暮氣褪去,眉眼當中儘是鋒銳,畢竟年少時不曾有那般多的顧慮思索,倘若是不為旁人奮不顧身幾回,豈不是白白見過一次少年。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時。

“再添幾分心力,再用幾分精力,既然決定要做這件事,就做得再好些,做得再完滿些,如此即便日後勢必不能成,屈從大勢,起碼對得起這幾載之中時時刻刻惦記著人家姑娘,是這個理吧?”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