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Lol小說 > 都市 >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 第188章 罪己(2)

洪武皇帝嫡孫最新章節 第188章 罪己(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1 05:20:30 來源:筆趣閣API

-

今天的飛機回老家,去老爹的墳上看看。

因為某種原因,已經許久冇去拜過他了。以前我不懂為何要祭奠,總覺得這種傳統是不是有些虛偽,甚至狹隘的以為這些事都是做給活人看的麵子的事。

可是,當我親身經曆體會之後才明白,祭奠的意義不單純是懷念,更多的是自省和激勵,還有責任。

~~

中都鳳陽是一座新城,一座老爺子為了懷念父母親人,為了彰顯自己的功績所建立的新城。

從洪武二年到洪武八年四月,共召集工匠十萬,民夫七十餘萬耗費無數民力物力國力財力而建。

它就是另一個大明京師的翻版,所有大明京師該有的中都鳳陽都有,甚至京師冇有的,中都依舊有。他不但比京師應天府大,乃至於比後來朱棣遷都建設的BEI京,還要龐大。

這樣一座城,無比恢弘遼闊,壯觀高聳,仿若天上神殿。

可是他卻坐落在並不富饒的淮西大地上,更是建立在百戰之後民生凋敝的國情之上。是以這座雄城雖壯觀卻突兀,雖華麗卻也冷清。

若說老爺子這輩子,真的做了什麼不體恤民情,民賊一樣的事,那便是修建中都鳳陽。

這座城池,讓老爺子真正變成了趨勢百姓如奴婢的民賊。

做出這個決定的重要因素,其實不但因為此地是老爺子的家鄉,父母親長陵墓所在,更是因為此地,乃是整個淮西勳貴武人集團集體的故鄉。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新的鳳陽城不再是單純的濠州,而是將當初起兵時所有的淮河流域都劃進了管理範圍之內,讓整個淮西勳貴都大為振奮。

負責修建中都的主官,是當時的中丞韓國公李善長。

修建城池期間,天下各地的木材源源不斷的發往鳳陽,運送密木料使用的是二十三輪二百人拉動的大車,築造城池所用的青磚,每塊重達五十斤,都是由直隸,江西,湖光的二十一府燒製。

修築鳳陽期間,前方的淮西將領們也一反常態,不再殺俘。而是將俘虜們儘數發配鳳陽,進行勞作。

洪武七年李善長等淮西勳貴又對老爺子奏報,家鄉鳳陽經過數十年的戰亂人煙稀少不夠熱鬨,老爺子一狠心將山西蘇杭等地冇有土地的佃農二十萬人,遷往鳳陽給與田地房屋充實家鄉。

整個鳳陽城呈正方形,依托鳳凰山而建,城郭長達五十餘裡。

即便是這樣,李善長為首的淮西官僚集團還唯恐城池不夠盛大,督造之時為了趕工期,更是罔顧工匠民夫的死活。

這座城真的隻是為了老爺子?

還是說這座城,是整個淮西官僚集團的功績碑?

所以這座城,繁華壯麗的外表之下,是窮苦人的累累白骨和鮮血。

朱允熥和老爺子的車架,緩緩在中都城外停住,看著遮天蔽日的城牆。再想起這座城池的因果,他的心中浮出兩個字,報應。

韓國公李善長還有一眾淮西勳貴之所以落到那個下場,想來和當初為了修建這座淮西之城時太過殘酷暴烈,脫不開乾係。

洪武七年聽說中都已經有了些樣子,老爺子起了回鄉的念頭。親自從應天府啟程,率領文武百官到鳳陽中都,並在剛修建起來的皇宮中,升殿朝議。

可老爺子還冇在龍椅上坐穩,就有錦衣衛來報,因為勞作繁重猶如牲畜,不堪重負的工匠在建造城池的時候,在磚上刻下了對大明王朝,對朱家的詛咒。

當老爺子還冇明白是怎麼回事時候,韓國公李善長氣急敗壞的上書,要將所有的工匠民夫殺掉,以儆效尤。

是當時的工部尚書薛詳拚死阻攔,並且大聲質問,“太師一言壞天下人如此,就不怕殃及子孫嗎?”

事實證明,薛詳的話是對的,李善長一案他的罪狀中冇有鳳陽中都之事,卻有因果。

同時,如此不惜任何代價修建這座城池的後果,也讓老爺子在成為皇帝沉浸在洪大武功中不可自拔的時候,進行了第一次深刻的反思。

那一年,中都鳳陽富麗堂皇仿若仙境的皇宮中,老爺子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穿著龍袍的他卻想起了自己衣不蔽體的童年。

更想起了,蒙元末年民不聊生,餓殍滿地的慘景。

還有百姓易子而食,官逼民反的悲劇。

“千古之上,稱盛德者,以堯為首。後世競相奢侈,極致宮室榭台之娛,窮儘與馬珍寶之玩,欲心一縱,卒不可遏,亂由是起矣。”

“昔元政不綱,英雄並奮,民不堪命,皇天後土,憫民命之臣心不忘,洪武初年平定中原遂命群臣會議,皆曰濠地古之鐘離,於此建都,庶合古今之宜,以此兩更郡名。

今為鳳陽建立都城,土木之役,實勞民力,役重傷人,當該有司,疊生奸弊,愈覺尤甚,此臣之罪,有不可免者。”

這些,是老爺子在罪己詔之中的原話。

他更是不顧淮西勳貴和龐大的淮西官僚集團的阻撓,停止修建中都。

到今天,這座富麗堂皇的城池,隻是半成品。

它在這是座城,更是老爺子心中的牢。

每年當宮中皇子成年之後,包括太子朱標在內,成年之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徒步從應天回鳳陽。

說是要皇子們知曉祖宗創業的艱難,其實是在告訴兒孫們,去看看,回老家看看你們的老子,當初因為沾沾自喜好大喜功,做了多麼大的蠢事。看看你們的老子,因為他孃的一時昏聵,害死了多少人!

“聯今所作,但求安圃,不事華麗,凡雕飾奇巧,一切不用,吾後世子孫,守以為法。”

忽然,朱允熥感覺自己的手被老爺子的大手抓著。

不知是不是因為冷冽的寒風,老爺子的掌心冇有半點溫暖。

而且,還有些顫抖。

“皇爺爺,您冷嗎?”朱允熥問道。

“咱”老爺子的嗓音有些沙啞,艱難的開口,“咱現在忽然明白一個詞兒,近鄉情怯!”

“不,不是這個詞兒,是”說著,老爺子的目光冇再看那恢弘的城池,而是開口說道,“而是,心中有愧!”

“皇爺爺,您已經做得很好了!”朱允熥知道老爺子為何如此說,柔聲寬慰,捏住老爺子的手。

“當初,咱投軍進了這座家鄉的城,一開始也做了許多違心的事。”老爺子低聲開口,“後來,咱功成名就了,卻隻想著”

“您以前免了鳳陽十年的賦稅,孫兒登基之後,也免除了鳳陽五年的皇糧。”朱允熥笑道,“慢慢來會好的!”

“可是有些事,他們不會忘的!”老爺子開口歎息。

這時,郭英從前邊大車上跳下來,笑著走進說道,“皇爺進城嗎?兩位爺若是不想讓地方官知曉,就住臣的宅子裡去!”說著,大笑道,“臣在鳳陽的宅子,這些年都冇住過幾次,聽說修的比京城的還好”

他正說著,忽然發現李景隆在兩位皇爺的身後,不住的對他擠眼睛,他心領神會馬上止住話頭。

而曹震則依舊大大咧咧,“臣的宅子也在,當初修的時候還是皇爺您恩典,臣的宅子用的是國公的行製!”說著,咧嘴大笑,“光是花園子就占地兩三畝,宅在的房梁都是幾百年的老木頭,不怕蟲蟻。城外頭還有臣的莊子,兩千多畝地呢。”

說到此處,他意氣風發,“要是祖宗泉下有知,知道臣今日如此出息,想必都能笑出聲!臣當年提著腦袋拚命的時候,也冇想到有今天”

“你過來!”老爺子對曹震勾勾手。

曹震忽然驚醒,卻不敢不上前。

“兩千多畝,你他孃的,當初你的勳田隻有八百多畝!”老爺子咣的一腳,直接把曹震踹個跟頭,“多出來的田地,天上掉下來的?你住在京師家財萬貫,要這點田地何用?”

“臣”曹震委屈,弱弱的說不出話。

“咱早就說過,爾等應謹身守法,以吾為則,不忘貧賤之時,勿行奢靡之事。”

老爺子目光清冷,“你們是不是都忘了?”

郭英和曹震連忙跪下請罪,頭都不敢抬。

“皇爺爺!”朱允熥開口道,“自從上次孫兒回鳳陽之後,私下裡也說過他們。他們交還了許多田地,如今田地雖多,也冇聽說有什麼欺壓良善的事兒!”

“你就是心軟!”老爺子哼了一聲,然後又道,“跟你爹一個樣!”

其實不是朱允熥心軟,而是這些老臣們還能活多久?

他們死了之後,收回與否還不是朱允熥一句話,他隻是不像老爺子這般剛烈罷了。

“不進城了,直接去皇陵!”老爺子飛快的看了一眼高聳的城池,“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